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没有办法他才起诉到法院要求还钱
* 来源 :http://www.fr-auberge.cn * 发表时间 : 2020-06-20 05:43 * 浏览 :

“今年4月份,他们达成了调解协议,约定从4月份开始,张某每月还款1万元。”执行法官介绍,结果张某并没有履行协议,所以陈先生才来申请执行,经过法官了解,张某除了没钱归还,也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觉得被好朋友告到法院很窝火。法官试图调解让张某先凑一部分还上,剩下的慢慢还,但陈先生坚决不同意,非要求如果不还钱,就拘留张某,而张某的态度虽然不希望被拘留,但就是不愿意还钱。

原来,2009年5月25日,张某由于妻子与逄某因琐事发生争执,遂与逢某发生撕扯,张某用双手拉住逄的手腕,并上下摇晃逄某,后张某松手,逄某正面倒地,致其受伤。经法医鉴定逄某受外伤致下唇粘膜裂伤,两颗牙齿掉落,面部多处皮肤擦伤,肢体多处皮下出血及皮肤擦伤,属轻微伤。李沧法院审理后判决张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赔偿逄某各项损失共7万余元,但自判决生效后,逄某没有收到一分钱的赔偿。法官多次上门执行,但张某始终称自己没有钱。昨天下午,张某被李沧法院依法处以15天的司法拘留。

“别人欠你的钱是另一回事,现在执行的是这个案子。”法官告诉郭某,不行就要拘留了。执行法官告诉记者,之前集中行动中曾将郭某拘传到法院,郭某家的装修用“豪华”一词都绝不为过,红木桌椅、真皮沙发……墙角处一个酒柜,里面摆放着各种名贵的酒,客厅中央放着两个展示柜,上面摆满了各类古董、石头、玉器等收藏品,他有能力还钱,上次和申请人达成了调解协议,但没有履行。在法院内,郭某昨天最终和申请执行人再次达成协议,用他的酒类产品抵账。

法官介绍,执行中也确实会出现亲戚、朋友或租房客住在被申请人家中的,但根据经验,如果真是亲戚在家,一般都会准确说出自己是什么亲戚,比如哥哥、弟弟、叔叔、大伯等,并且确定门外法官的身份后,也会开门配合法官查验身份;如果是朋友借住或者是租房客,一般更是积极配合法官,甚至还能帮助法官找到被执行人下落。

“你们这么早来干什么!还都在睡觉呢!”昨天清晨,当记者跟随李沧法院执行法官来到重庆中路张某的家中时,张某的妻子开门后不停地念叨,阻拦法官进门,并称丈夫不在家。法官对其严肃警告后,张某的妻子只得打开了房门。法官进入后,张某还躺在床上睡觉,在法官的督促下,张某才起床穿衣,跟法官返回执行局。

法官让张某和陈先生继续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达成和解协议,毕竟两人曾是好朋友。两人又在法院走廊里一起商量了半个多小时,期间仍有争吵,但也不时有句互相关心的话语,最后两人终于达成了和解协议。

“现在我们两口子都成啃老族了,平时都不敢带孩子出去玩,就怕他们要东西,又拿不出钱来给孩子买。”住在李沧湾头的赵某对自己的超生行为非常后悔。一年前当赵某和媳妇收到了57万元的罚单后,两人的日子开始变得窘迫。

“老张你说,你急用钱的时候,我痛快地借给你,够仗义吧,俺老婆有病,你一分钱也不还!”、“就你那样,还让我还钱,你等着吧!再说我也没钱还。”昨天上午,被拘传到市南法院的被执行人张某和申请执行人陈先生在法庭见面后又吵了起来。“他当时因为急用,来找我借钱,我们也算是‘发小’,一看他有困难,就赶紧借给他5万,没想到他却赖着不还了,还跟我横起来了。”陈先生气愤地说,这钱是1年前借给张某的,今年上半年自己老婆有病,家里急需钱,去问张某要钱,结果张某开始说还钱,后来直接找不到人了,没有办法他才起诉到法院要求还钱。

昨天清晨5时许,记者跟随其中一路执行法官首先来到被执行人杨某家门口。“他欠我们50多万,已经好几年了,一直拖着不还。”申请执行人介绍,杨某现在住的是他父母的房子,应该在家。法官随后敲开房门,一中年男子开门,看见法官后说,自己不是杨某,杨某不在家。“我是他朋友,在这里借住,他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中年男子告诉法官。

昨天清晨,记者同李沧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到湾头赵某的家,执行法官敲了半天门可无人应答。由于父亲与赵某住在同一个小区,不过当执行人员赶到时,还是扑了个空。“他不在这住。”“赵某现在在哪?”“不知道。”这时法官手机响了,计生局工作人员称赵某家中有人,于是法官折返回去,果然在家中找到了赵某和妻子。“赵某,你违法生育的事情知道吧?”“知道。”“根据规定,你需要缴纳57万元的社会抚养费。”“我没钱。”随后赵某被执行人员带回了法院。在和法官交谈中,赵某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他称妻子是农村户口,两人结婚后生下了两个女儿,“这是符合国家政策的”。为了照顾两个女儿,妻子只能歇业在家,一家全靠赵某每月打零工赚来的3000元过日子,直到3年前,赵某意外发现妻子又怀孕了,而且已经六个月了。“当时我们想过去流产,不过因为我们家和村委有矛盾,村里的一些措施让我们家利益受损,我和爹气不过,一商量就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由于无法支付57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赵某被李沧法院依法处以15天的司法拘留。

“被执行人这种假装不是自己的说法很可笑,有些‘萌’,我们一般一听也能基本判断出他们是在说谎。”执行法官告诉记者,拘传被执行人的时候,经常遇到屋里传出“我是他亲戚”、“我是他朋友”、“我是他伙计”等说法,这很明显就是紧张情绪下的搪塞,一时找不到借口的说法。

在山东路附近一处高档住宅内,郭某住在自家的一套大房子里,但因为欠某汽车修理厂6万余元修车款,郭某已经第二次被拘传了。“我还有别人欠我的钱没还,我怎么能还给他,再说他也太不够意思了,我不想还。”郭某被拘传到法院途中就对法官嚷,他做白酒销售,能还上这钱,但觉得还上太委屈了。“这辆车是在他那里修的,但现车都被他卖了,还有我的一箱高档香烟,也给他了,没想到还不知足。”郭某一肚子委屈,他说,他和修理厂负责人是朋友,之前还经常带着他一起吃饭,一起去外地考察,都是郭某花钱。

记者之前多次跟随执行法官拘传被执行人过程中,也遇到很多类似情况,对法官说谎,假装不是自己,但最后都被法官戳穿,甚至也有个别多次被拘传的被执行人,每次都会跟法官说谎。“这样说实际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谁也不愿意被拘传到法院,但被堵在家里了,能混过去就混过去吧。”一名说谎的被执行人向记者坦言,其中也有一时紧张的成分在里面。

“那你叫什么名字,和杨某什么关系?”法官马上问。中年男子一时有些语塞,还没等他出声,站在楼梯间里的申请人就吆喝开了:“什么他朋友,他就是杨某,没错,听声音我就知道。”

杨某也听见了申请人的声音,于是默不作声,承认自己就是杨某,随后回房间换好衣服,跟法官来到法院。而同样的现场也出现在被执行人郭某家门口。“谁?他早不在这里住了,我是他亲戚,替他看房子,我就不开门。”郭某在家里直接不开门,法官敲门5分钟后才传出这声“怒吼”,而申请人也是马上确定这声音就是郭某的。执行法官劝说无效,准备强行开门进入时,郭某才很不情愿地开门出来。

上一篇:在众多的城市中 下一篇:没有了